小小蚂蚁博客小小蚂蚁博客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一二线城年轻人逐渐被土味视频洗脑,算法正在绑架我们!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一种这样的错觉,看多了土味混剪,刷B站也像在刷快手一样。难道是因为中国互联网越来越土了吗?

故事要从一个叫李翔伟的年轻人说起。

去年2月,他在微博发布了一个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的混剪视频,这一支视频在当时纪念皇后乐队的浪潮中脱颖而出。齐天大圣和八戒二人跳起来联手殴打别人,一群成年人穿着“纸尿裤”爬过马路,就算画质糊到还不如用座机拍的视频,但是配以歌手凄迷的歌声竟然产生了有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。不管你知不知道皇后乐队,甚至不管你了不了解摇滚,你也一定能在2分钟荒诞而又真实的魔幻现实主义视频中感受到生命的挣扎,还莫名觉得催人泪下。估计李翔伟自己也没想到,这个视频竟然撕开了高级审美与低级趣味碰撞的口子,掀起了一股子摇滚加土味的混剪潮。婚礼现场,穿着奥特曼衣服的新郎牵着新娘入场,大马路上小伙子躺在小三轮上的皮沙发上玩手机,瓢泼雨夜,大叔就着大雨豪饮…评论区也早已被赞美声占领:“这哪里是土味,这是艺术!”

为什么这么说,都是因为一个字: 丧。

有多少人交完房租水电,吃了油米泡面,一看工资白给。凭什么别人生日爸妈送别墅,而我还在给房东打工?“何以解忧,唯有暴富”也就成为我们年轻一代挂在嘴边的口头禅。但是却无力改变现实,只能在一个又一个的深夜,躲在被子里捡起审丑土味宣泄,在摇滚乐“直到大厦崩塌”的嘶吼里诉说着“众生皆苦”。 其实在这种形式的混剪视频火了之后,李翔伟已经不在江湖,反倒是追逐刻意卖惨或者是虚假快乐的大有人在,当然,这些人被骂了。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映说:连续数小时刷土味混剪,愈发让人沮丧。

“睡前刷到了一条土味混剪,代入感太强焦虑到3点没睡着。”很多时候,这些视频的确没能促成我们有益的行动,反而抢占了我们本该休息的时间,麻痹我们的精神,让我们沉浸在奶头乐的虚幻情绪中。就像从被浴室玻璃炸伤手的小张,到一天增加55万粉丝的吹头小哥,还有最近三天内无限反转被炒出一部电视剧的藏族帅小伙丁真,花了我大把时间来吃瓜,现在呢?查无此人了。我又得到了什么呢?只有黑眼圈了。其实,我们刷视频并没有什么问题,有问题的是控制不住的上瘾。

而上瘾是可以被“算法”设计出来的。平台的“偏好算法”利用了我们的注意力,能不能抓眼球,能不能吸引你,是它们推荐的唯一标准。

很多土味混剪只是粗制滥造的追风之作,但只要你爱看它就疯狂给你推荐,某种视频形式火起来,也少不了算法的推波助澜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每次打开抖音,一刷就是几小时起步,可明明都是些降智视频,什么飞龙在天那种劣质特效的视频甚至还能引起不适,还总是能让我多看几眼。与此同时,我们却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平台的打工人。你知道吗,你每刷一小时快手,就给它赚了1毛1分钱广告费。虽然1毛微不足道,但快手用户每天要刷1.88亿个小时视频,对,是亿。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曾经面对质问、回答其盈利模式的时候,也说了一句是“用大数据做广告”,就受到了数十亿美金的巨额罚款。在过量的贴合用户心理的营销内容中,或许,我们真的变成了工具人,变成了一个个纯粹的UV、PV、RV、DAU。

各位,你们可以想想现在还有多少时间是受你自主控制的?很残酷,除了睡觉,就是蹲马桶的时间我们都在被动的出卖注意力,被动的接受商业广告。

你看,我们的时间其实都被资本控制了,我们都变成了被剥削的“数字劳工”,而这个世界也正在被算法操控。美剧《西部世界》第三季里有一个“被算法抛弃”的人类。他没有父亲,5岁被有精神病的母亲遗落在餐馆,因为过度悲伤把店员用来安慰他的粉红色冰淇淋都给吐掉了。而这些信息全部被算法捕捉下来了,并计算根据模型计算出了他的死法——一个被父母抛弃的遗传精神病患者,有自杀倾向,他因此被算法归为“不值得投资”的人,所以他找工作参加培训自然就都被拒绝了。虽然现在的算法还没有智能到把人标签化到这种程度,但细细想想却让人不寒而栗。

随着算法不断提升,会不会有一天彻底驯服人类,而人类成了算法的宠物呢?

当然,最后我还是想借用那句经典的话来结尾:算法是没有价值观的,但是做算法的工程师是有价值观的,就好像科学虽无国界,但是科学家有国籍的。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小蚂蚁博客 » 一二线城年轻人逐渐被土味视频洗脑,算法正在绑架我们!
分享到: 更多 (0)

小小蚂蚁博客,一只小蚂蚁的社区

联系我们